影子 (文/志志生)

阅读文字:

据说,人的影子,在睡觉的时候会弥散在空气里。


她总是觉得是她来找他,尽管才只是来了几次,因为这次是她,她就会这么觉得。一整个大天,心里都是紧张的,像第一次见他一样,也许是少了一些羞涩,也许什么都没变,因为她觉得兴奋激动和说不出的慌乱。


我一路跟着她,今天的太阳还算大。她又在捋她的头发了,她总觉得头发好像很长了,并在心里暗自发誓,再也不要因为没所谓的冲动又去剪了头发,也许是因为她妈妈有一天说长头发好看,说的时候笑容很真实,也许是因为头发围住脖子的时候总让她觉得可以多些安全。她几乎过两分钟就会扶一扶,毕竟这样热的天气,任由头发粘贴在脖子周边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耳边刚好是那首歌,勇气,她便将嘴巴咧了个朝天。


他没变,就是他,穿得舒服干净,表情没有起伏,至少很难看出来。好像周边的人都褪出了轨道,和谐号像往常一样过去,车厢短的很。只是悬起来的心终于安稳地停了下来,原来就是他啊,给人那么坚强的欲望。


她以前总对我说,他的在乎一点没有痕迹,她一直在怀疑,她的关怀是不是也很轻很没有力量。就像每次下定决心要晚睡的时候,别人一句“早点睡吧”,一点没有感觉,突然想起之前的之前她说的这些也许也一样没有用场,听的人只当随口一句话听过就没了,她说有时候她的话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把自己感动个像是丢了半条性命一般。


路边有一只猫,散洋洋趴在地上,前两天鬼节的时候听人说过,不要和陌生的小孩讲话,也不要和小猫小狗逗着发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看见这只肥猫,下意识拉起了防线,生怕珍贵的东西会被它夺了出去。他终于下定了决心,打算回到另一种生活,一种她怎么也挤不进去的生活,他用极其平静的声音讲述着终究会来到的一切,她很用力地在张望,随着他指向的方向,却只有一片黑,这一千片一万片的黑暗里,只有那只猫的眼珠子呈现绿色,不寒而栗。她突然想起第一次他来找她,回去的时候,在车站里等了很久的车,她没有去送他,而是自己一个人躲在床上睡觉,她对自己憎恨得要死,她怎么会有那么一刻和这只猫一样懒惰,从开始就没有珍惜。


她突然是说不出的悲伤。


他们把灯关了以后,房间里剩下几颗信号灯的闪烁,该死的房间隔音那么差,不知道是对面还是旁边总传来生物厮叫的声音,经过了很久终于有了些许安静,却连喘息声都听了个精光,让健全的人心里直觉得恶心。他讲起了他的过去,很久以前的事情,一件件却都像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新鲜具体,每个细节都不给人放过,全然没有了睡意。她用力听着,仿佛这样自己就能像个旁观者一样经历一遍所有他还记得的事情,这些事也许对他来说是一辈子的记忆。


她吃醋了,吃他过去的醋。


他真可爱,这时候的他该是最真实的吧,一点不浮夸不聒噪,不会咄咄逼人,不会忽略她,不会怀疑她,他用手圈着她,好像怕丢了一样。不知道有多少次听着听着便云游开去了,想到了一些悲伤的事情,想到了关于她的自己,但是她确实很认真地听着,这样面对面地,偶尔还会脱过手去顺着他的眉毛,太让人感动,因为他正在看着她的眼睛讲述着这一切。


外面又传来不停的呻吟,他看过手机,早就过了半夜,时间已经很晚了。她也觉得累了,感觉很快就能入睡,眼角的水珠一直噙着,枕边的人比你最先入睡,感觉总是不好的,他已经完全睡过去了,她凑上去吻了他的额头,昨天晚上她也这样做了,她确定他不会醒。


她感到害怕,为了明天的离别,心次喇次喇地痛。


我突然为她感到心疼,他的过去她不曾参与,那么,他的未来呢。


也许她会怀念,他冬暖夏凉的身体,他一直想买东西给她吃的样子,他累得半死却还是不忘关心她的声音,他偶尔欲求不满的撒娇,他埋怨她对他不够好的眼神,他一直想对她更好一些的欲望,他不管对她多不满但还是心疼她的真实,他自以为是的小骄傲,他的幽默,他的阳光,他的声音,他对她说过的话对她做过的事,和他不做作的真心。


她直觉得自己在吸鸦片一样,不管告诉过自己多少次要戒掉它依然会愈演愈烈。


她对着那个公交终点站说时间过得太快,天气还是很燥热,太阳还是很大,我也还是一直跟着她。她总是希望车开得慢些,就又想起高中坐车的那段日子,那时候也和现在一样,希望时间过得慢些,好一个人想想一些快乐的事情。


火车是开去邵阳的,快到杭州了,她还在睡觉,我也没有提醒她,任由她自生自灭,她死了我也没了。


我一直被她踩在地上,她大概忘记了我也是一部分真实的她,也许我对她来说很丑陋,但陪她到最后的终究只有我。


我该好好爱她,告诉她虽然珍惜了不一定会拥有,但是不珍惜就一定不会拥有。


据说,最后那个影子还是叫醒了她,打雷了天也下雨了,影子便没有了。



评论
热度(33)
  1. 四季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溪渡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3. 鸣蜩•契🌱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