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欲起于晨起睁眼时

阅读文字:

文/老显


    晨起,新的一天来临,时间的飞逝,就像生命开始倒计时,惊出一身冷汗,深刻意识到时间仍旧是宝贵的,浪费不起。


    不是来自时间规划局,确实要好好学学怎么管理好自己的时间和自身想做、需做、必须做、正在做的各种匹配控制,想做这个又想做那个,不想做那个又不想做这个,犹犹豫豫的时候时间就被虫子悄悄地吃了。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一方面是在形容勤奋,另一方面也是在形容珍惜时间,毕竟一日之计在于晨。早起后来个计划会让一整天都显得明朗一些,坚持每天灵活画葫芦的执行计划起码感觉自己没有浪费身上的一腔热血和对生活的激情。


    培养一个习惯需要一段时间。于是开始从每天抽出一点时间,培养想要拥有的第一个习惯,很简单,只是写作。


    已无法考究是什么时候让我喜欢上写作。


    记得在什么都不懂的孩童时代就被教育要学会写四素句,后来被父母灌输每天要写日记,感谢那些年的日记让我知道了什么叫流水账,字里行间唯有记述,没有情感,用诚实可靠的文字记录下我幼稚的屁孩岁月。


    再后来被要求写小作文,一段时间后进化成写大作文,也就有了成年以后的高考作文。回顾那些年,有所谓的模范作文、优秀作文,老师们界定文章的好坏程度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赤裸裸的分数,看着别人很开心地听着老师面对全班同学评论某个人的优秀作文是如何妙笔生花,想象一下那个人被认可的喜悦和满足的虚荣感,把自己意淫成那个他,在幻想中自己也就知足了,也就不遗憾从未拿过高分。


    后来高考完,空闲时间一多,没事就提笔随便写写小文章,算是没事图个乐。渐渐的,写作演化成一种兴趣。牢骚或吐槽,感言或想法,公文或杂文,新闻或总结,每当码字完毕,浑身上下有种说不清的舒服感。


    孕育自己内心的声音,再把它生出来,幻化为文字,升华为点滴,一步一步的走路,走得很远的时候回来望望它的长相,或许不堪入目,或许赏心悦目,即使它演变成孤魂野鬼,那也是身为一路上时光的见证者,时间被充实,灵魂会缩小进而浓缩成精华,但愿如此。


    没什么文学涵养,夯实基础的年代写作文没拿过高分,即使现在有一点码字功底,自我提高的空间也应该是至上无边的,唯一的动力就是喜欢写作。所以学学健身者的锻炼态度,并不是等到要有运动欲才摆弄哑铃,健身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体记忆;于我,写作并不是要等到有了灵感或写作欲才开始动笔,就让写作融入自身变成相伴永远的习惯。   


    时光进程在推进,抓不住分秒的影子,就用文字记录下来,生活看起来好像比较充实。


    晨起睁眼时,就有写作冲动,来吧,多多益善。



评论
热度(39)
  1. 四季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溪渡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3. 落叶白杨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4. 卿知无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